(据新华网 12月19日)

  新华网北京12月19日电(何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对外开放要继续往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方向走”。对此,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余淼杰接受新华网专访时表示,这项要求与党的十九大报告所提出的“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一脉相承,展现出我国坚持互利共赢、拓展开放新空间的姿态,也为明年推进落实对外开放工作提供了方向指引。

  余淼杰说,自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开放进入全新阶段,一个覆盖全、层次多、梯度深、行业广的全面开放新格局正快速高效形成。“更大范围”涵盖国际与国内,不仅体现在我国与周边国家或与我国经济关联度较高的国家建立区域自由贸易区,深化“一带一路”经贸领域合作,且体现我国在高标准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绩斐然。

  他进一步说,积极建设与我国经济高关联度区域自由贸易区是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的应有之义。积极推进区域全面合作伙伴关系(RCEP)的建设,是其中重要工作之一。RCEP的构建中考虑到成员国开放程度梯度、层次,与我国有序渐进扩大开放最后达到全面开放的开放新格局理念高度相通。

  而自贸试验区从最初的上海一枝独秀到目前覆盖18个省份,自贸试验区建设不断持续扩大。这些自贸试验区既形成了可复制、可推广的共性,也有适合本区所独有的特色。未来我国自贸试验区建设有望实现从点到线再到面的逐步推进,要充分发挥其示范引领作用,开展首创性、差别化改革探索。此外,探索建立自由贸易港,应看到不仅仅包含自由贸易海港,也可适时考虑自由贸易空港。

  在余淼杰看来,“更宽领域”意味着要在全面提高贸易投资发展质量与效益时,进一步深化服务贸易领域改革和开放,推动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协调发展。他表示,我国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商品贸易国,但仍是第二大服务贸☆易大国。从路径看,要积极扩大进口,让更多可供选择的进口消费品进入国内市场,这有助于提升老百姓的幸福感与获得感,有助于企业在竞争中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同时要培育新〖业态,加快数字贸易发展,多利用电子商务平台,推进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建设。

  而“更深层次”指的是开放力度,他认为,下一步可从多方面发力:一是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二是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三是深化“放管服”改革,着力优化营商环境,把该放的权放给市场和社会,由政府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提供公共服务。

  “高水平开放,不仅是要实现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还包括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实现规则等制度型开放。从扩大规则等制度型开放的视角来看,新一轮高水平开放可以通过规则、标准、制度的优化和内外接轨来改善宏观经营环境、创造有利于技术进步的制度条件,从而在不扩大资本和劳动要素投入规模的条件下能实现产出的提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余淼杰说。